今天是:
您可以选择访问:保山市 隆阳区 施甸县 龙陵县 昌宁县
站内搜索:
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
 

当前位置: 首页>>腾越法苑>>法官随笔>>正文
重症监护室外的等待
2017-07-28 08:45 李雪娇    (点击:)

 

父亲做完手术已经进重症监护室3天了,母亲疲惫的眼神里流露着焦虑。重症监护室外等待的家属很多,医生的每一次打开窗口都叩动着家属的心弦,我想此刻没有什么比父亲快点好起来更让我期待的事了。

家属的探视时间到了,我和母亲换上消毒过的衣鞋走到父亲的病床前,父亲的脖子还是很肿,眼睛里满是血丝,身上都是浮肿的。护士摇动病床,父亲转动眼球看看我们,一滴眼泪流了出来,这是对亲人的不舍,对生命的渴望。在我的所有记忆中,父亲就像大山一样高大、坚强,我从未见过他流泪。看到他眼里的泪水,我和母亲的眼泪也夺眶而出。我试图和他交流,我告诉他:“医生说你的情况很好,你要坚持”。他微微的点点头,我第一次感受到父亲对我的依赖。

看着父亲满头斑白的头发,才发现一转瞬间父母亲都已经50多岁了。我一直在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他们的赠与与呵护,他俩像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,想把最好的东西争取来给儿女,不想让儿女受半点委屈,而又不翼图任何回报。父母都是省吃俭用的农村人,他们自己每花一分钱,都是合计了又合计,但如果我们做儿女的一旦需要,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倾囊而出,利索地把家底都抖出来。现在我们长大工作了,给他们买点什么,都已经不会去问他们,因为他们的回答都是“不用了,我还有”。

慢慢的走出重症监护室,听到在外面等待的一病患家属议论:“人活着,没有什么意思,名利都是虚幻的,重要的是能有健康的身体,去享受活着的每一天,等他出来,我不强迫他去做什么,我只要他高高兴兴”。我也在想,此刻只要父亲能站起来,哪怕是他打我骂我我都会很高兴。

正在大家议论的时候,一张铺着红色床单,用白布盖着的病床缓缓的推了出来,又一个生命离去了,接着就是家属悲痛欲绝的哭声。

在重症监护室外等待的几天,我深深的感受到生命和健康比任何东西都珍贵,不会再去抱怨或计较得失,开始慢慢地懂得了责任、珍惜和感恩。

 

 

【打印此页】    【收藏此页】
关闭窗口
  相关文章  
  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最高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 中国法院网 云南法院网 云南政法网 保山中院网 隆阳法院网 昌宁法院网 人民网 新华网 法制日报 法律思想网 国家法官学院
腾冲政府网 腾冲新闻网 腾冲人大网 腾冲政协网 腾冲党建网 腾冲信访网 腾冲旅游 腾冲文明网 腾冲团市委

365bet娱乐场官网 主办

运营维护:腾冲市电子政务网络管理中心 晨光文化传媒